鱗目界域-龍論壇

游態龍的錫安山。龍的力量、智慧、野性、與優雅

您尚未登录。 (登录 | 注册)

公告

个龙描述

个龙描述
Avatar

     身體的歷史:家庭貧困,幼時少能接觸到網絡,多以書籍相伴,而書,也不過是九流作者們的腐毒,以至於當今愚鈍不堪,生活習慣費拉。

      到初中時便有強烈而樸素的龍魂展現,早期龍魂帶來的自我質疑對目前的高度懷疑主義的性格有很大影響,回到彼時,身份的動搖使得我陷入反社會性、對未來的悲觀、不恰當的高傲……這樣的危機又與我的龍魂很好地契合,脫離了幼稚期不久,我就明確地將龍魂神性化,拋棄了原先具體的形象。

      事實上,在幼時我對“龍”的印象就是無形象的,那時並非現在的碎片化讀圖時代,家中少有帶圖片的書,多數來源於我思想十分開明的叔叔,他甚至提供了我幼時所有的電腦遊戲時間,回想起對他的不敬使我十分內疚。對龍的體驗來自於一次非夢境,我認爲這是真實發生的,但就連自己也難以置信。一天,我躺在家中鐵架牀上,午後,陽光使人懶惰,我迷糊醒來,仍躺着,父親在一旁打鼾。一陣癡迷間,不遠的石灰牆上奔跑起了陰影,他們是原始的人、奔跑的鹿、水母、游泳運動員……許多事物無邏輯地交錯在一起,陰影的瘋狂。還有與我露出的腿腳相對的一片立面陰影,我的龍。這就是我最原始的認知,不知爲何,我要將其認做龍,但無論如何,這一經歷也是組成我當今想法的關鍵。

     說回中學時期,如果說初中時龍魂躁動所遭遇的問題像隱隱的霧氣,那麼高中有幸發現此處後所面臨的便是堅硬的巨巖,原先模糊的問題被清晰看到,大量的信息涌入腦中,不得不思考。我看到了他人的抉擇,一時間想要效仿。形象與敘事再次迴歸,身份上選擇了自身就是龍,對創造的效用抱有大的期望。隨着基礎疑問的解決以及對圖像創作的失望,我再次回到了非形象的龍魂。並逐漸走向發掘龍作爲意識形態/理念可能性的道路。

      現階段,我與龍保持一種互不侵犯的關係。我更傾向把龍當做一種可能性或理念,同時也保有某種形象。將我的龍當做理念需要使我保持懷疑主義和高傲的態度(我認爲自己需要向一種恰當的驕傲發展,一種必然且超出一切的高傲),但爲了現世與其他龍的聯繫,我有較大的獲取知識的慾望。當然,平時也常繞着彎子賣萌,我能察覺到這是時代的影響,卻又知其不能違抗,只能繞個圈以示抗議。

      作爲龍生活了一兩年,感覺良好,用自己的行爲證明自己的理念這樣的事過於困難,令人沮喪,其他方面過得不錯,尤其心情愉快,拋下了許多人事。社區之旅,我熱愛此處。在聊天羣那兒,人的屬性也一併被展現,有愛我的龍,也有恨我的龍。對仇恨的那部分,我並不太在意,於我而言只是清風一陣。被144指出我過於冷酷,看着他人靈魂死去而不拯救,挺正確的,還不止這點。我自認爲尊重他人而不會去安慰受傷的人,不會去主動幫助有需要的人,甚至於對激烈的情感以沉默相向。除非他們向我主動求援,我纔會給予任何幫助,但大部分情況,這纔是他們尊嚴的一部分。我是想要給予幫助的,但能做到的只是看到“錯誤”然後暗自悲傷。

     對那些我愛的龍,我將保有尊敬和信任,你們的殘缺與美,在我心裏活着,直到我死去。

     龍的記憶:小型龍,四足,翼未被掌握,因此無法被我合法地想象。在夢境中呈灰白色,這並非龍的色彩,而是龍必須存在於我房間的與牀相對的左邊角落,此時,龍與場景呈現灰白色,一體。同樣,這也並非是龍的體型,不過是要存在於那個空間內而做的想象壓縮,原大小無參照物對比,印象:中等大小。其曾在一次對島嶼的探索中被軀體上覆青銅的巨龍按倒,碾碎胸部所殺。生前可能爲自然龍,由於我的理想,我在前期爲其編造兩條重要概念,一條爲“左角斷裂”,另一條爲“被困於我的房間”。興許是我們的關係不合,關於祂的夢總是不太愉快,近期做了一個撕咬/肢解巨型生物的夢,而我要作爲人軀不耐煩地等待並收集生物的體液,同時通感承受並不好的咀嚼體驗。

  造物:待添加。我給予龍一定的尊敬,不再去想象關於祂的“設定”“世界觀”。爲了玩樂/滿足我對龍的幻想,我要創造一些可悲的造物。

Nemiriz 对龙的感觉
偉大的生物
与龙的灵魂共用一个身体
个龍资料
用户名
Nemiriz
头衔
会员

论坛页尾

Powered by jQuery blueimp FluxBB